首页 »

家教话题|你的孩子,是不是也遭遇了“作业时间差”?

2019/11/9 0:26:09

家教话题|你的孩子,是不是也遭遇了“作业时间差”?

 

这几天,家有一年级学生的沈嘉颖女士很烦恼。由于自己和先生下班较晚,一直由同住的婆婆负责接放学和监督做作业。寒假后开学,孩子学拼音、学英语作业要求高了,老师往往通过微信发大量图片、发语音示范等来布置作业,而英语朗读作业,则要求对着电脑麦克风录音上传……这些对家里的长辈实在是“高科技”。

 

不得已,不少口头作业只能等爸爸妈妈回来帮助完成。这段时间下班较晚,女儿思思等着沈女士完成作业,弄到九点半,十点多才睡觉,大人小孩都辛苦。


思思妈妈的烦恼,并非个例。随着通讯新技术发展,越来越多教学新手段延伸到学生作业,而相当一部分爷爷奶奶、外公外婆尚未与其接轨,让孩子遇上这恼人的“作业时间差”。如何解决?一线教师和社会学专家带来解答。

 

记者采访了嘉定区封浜小学一年级年级组长朱丽纳老师。“多种新通讯技术,在教学、作业中的使用,是为了达到更好的教学和知识强化效果,”朱老师说,比如过去纠正孩子拼音或英语发音,只有在课上,或少部分利用课间时间。而有了微信、录音网站,老师可以有更多时间检查每个孩子的发音,并及时发现问题,注意纠正。

 

不过,对于这可能给家有老人的双职工家庭造成困扰,她提醒家长可以通过一定方法,帮助孩子合理安排时间、提高学习效率。“有的时候,孩子完成作业时间长,主要问题在于拖拉。”朱老师指出,年级较低的孩子,尚没有很强的时间观念,也在客观上拉长了作业时间,让原本就有的“作业时间差”雪上加霜。为此,家长可以采用“闹钟训练法”,即用闹钟给其设定时限,或每过5分钟响一下,加强紧迫感。如此一段时间的强化训练后,孩子做作业的“手脚”可以有所加快。

 

另一方面,她建议,可以建立邻居同学间的互助学习小组。目前上海义务教育入学主要以就近原则,应该可以找到家长有条件辅导的小伙伴们一起学习,还能增进孩子的同伴交流。

 

家住浦东新区的石剑英女士,根据自己的经验,也提出了类似的建议。“现在小学附近有不少辅导机构,有一类业务,不仅代接小孩,还有老师帮助辅导,”她说,去年自己给儿子找了一位住在学校附近的退休教师,接放学及辅导作业,一起的还有儿子的两名同学,三个孩子一起做作业,又有老教师指点,还有点心吃,效果不错。

 

对此,上海大学社会学系教授胡申生坦言,将家庭需求与社会化产业对接,是解决问题的一条出路,然而,对于应需而生的产业链,立法、管理部门应在充分调研后即时跟进,加强规范。例如,培训辅导机构的资质验证,关卡是否科学;相关专任教师的教学水平是否达标等。

 

令人关注的是,我国教育规划纲要明确提出要制定家庭教育法,立法工作已在推进之中,这一过程要求坚持儿童优先与全面发展的原则,坚持政府主导和社会共同参与的原则。能否将服务家庭教育的机构、个体或组织的管理也纳入新法中,值得关注。

 

有专家指出,经济和社会发展进程中,家庭结构和教育产业的双线碰撞中,出现了不少新的情况,而部分家庭孩子的“作业时间差”,或许也是其中之一。要从根本上解决,“堵”与“疏”,“管”与“放”、“紧”与“松”需相辅相成。本月9日,发改委刚刚宣布,今年将出台鼓励社会力量兴办教育、促进民办教育健康发展的意见,促进社会力量和民间资本提供多样化教育服务。

 

未来,这一变化可能带来的家庭教育理念、教育生态改变,令人期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