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行进长征路丨吴起:落脚之处忆红军

2019/9/20 18:11:17

行进长征路丨吴起:落脚之处忆红军

“锣鼓响,秧歌起。黄河唱,长城喜……陕甘军民传喜讯,征师胜利到吴起。”

在红军后人王会富的家里,记者听到了这首肖华创作的《长征组歌·到吴起镇》。“我父亲当年就是跟着肖华一起到吴起的。”老人指着照片告诉记者。

正如歌中所唱,经历了一年的辗转奋战,红军终于找到了落脚点。

 

 

一张报纸,寻到“回家”路

 

75岁的原吴起县党史办主任蔺治中,被不少老百姓称为吴起革命史的“活字典”。已经退休的他,那天正巧来档案局商讨革命旧址保护工作。清单上,老乡张廷杰家的房子,蔺老已走访多次。有关这座房屋的历史,他娓娓道来。

 

81年前,走下岷山的将士们面对甘南辽阔的田野与好客的百姓,喜上眉梢——再不用忍饥挨饿了。更重要的是,落脚点在哪儿,这个红军指战员们自离开江西就在一直思索的问题,终于有了答案。

 

吴起革命纪念馆中,一张老照片展示了那段看似偶然的历史:从缴获的报纸上,红军得知,在陕北不仅有红军活动,还存在着一片几乎与江西中央苏区一样大的红色根据地。

 

“到陕北去,那有刘志丹的红军!”决策就此诞生。“根据地”这个字眼,对每个战士来说,是那样熟悉,又那样充满吸引力。剩下的七八百里路途,他们斗志昂扬。

 

1935年10月18日,大部队抵达距吴起镇约90里的张湾子村。那晚,五六位首长来到张廷杰家的院子,有战士告诉张廷杰,其中一位身材高大者,就是毛主席。

 

张廷杰让妻子做了一顿羊肉臊子剁荞面,毛主席一口气吃了三碗。饭后,主席擦着额头上的汗,说出的那句话,张廷杰一直都牢牢记在心里:“一年喽!长征路上还没吃过这么香的饭,陕北是个好地方哟!”

 

吴起革命纪念馆中,纪念红军到达吴起镇的铜像。

 

“一路走来太不容易。”66岁的刘振华是一位红军后人,童年时,父亲刘双林曾对他讲述当年的经历。刘双林老家在安徽亳州,跟随父母和大哥长征时,还是位20岁出头的小伙。“过草地的时候,下半身都泡在水里,几天下来身上的皮肤都泡烂了。”刘振华对这句话印象深刻。

 

到吴起时,刘家四口就只剩刘双林一人。看到一间窑洞门口,挂着苏维埃政府的牌子,他和其他战士一样激动万分,“终于到家了!”

 

红军到家了,不过,还有一件当务之急等待着他们。

 

最后一战,切掉“尾巴”进苏区

 

今天,驱车进入吴起,老远就能望见胜利山。依山而建的中央红军长征胜利纪念园,已成为吴起的地标。象征二万五千里的250级台阶旁,铭刻着红军自江西出发以来的光辉历程。拾级而上,矗立于胜利山上的纪念碑在阳光下熠熠生辉。

 

蔺治中已在山顶等候。经他介绍,记者得知,胜利山原名平台山,如今唤作“胜利”,是因为一场战役。

 

坐落于胜利山的中央红军长征胜利纪念园。

 

81年前,红军主力眼看就要到达陕北根据地,国民党骑兵却穷追不舍。

 

既然到了家,就一定要把它守住!为了不把敌人带进苏区,在彭德怀精心部署下,红军利用山区地形,布下“口袋阵”,打响了“切尾巴”战役——这是中央红军长征胜利前的最后一仗,也是他们进入陕北后的第一仗。

 

“你看,当年毛主席就是在这棵树下作了战前动员。”循着蔺老手指的方向望去,“切尾巴”战役指挥所旧址处,硝烟早已散去,留下的两颗杜梨树却依旧枝繁叶茂,仿佛诉说着往昔的峥嵘岁月。

 

1976年,毛泽东的警卫员陈昌奉曾回到吴起。他回忆,战前动员后,主席曾在树下小憩,并嘱咐:“枪声响得激烈时不要叫醒我,打冷枪时再叫我。”

 

一觉睡醒,捷报也随即到来。此役,红军创下了“步兵追骑兵”的经典战例。毛主席当即挥毫成诗:“谁敢横刀立马?唯我彭大将军。”后来,彭德怀将其改为“唯我英勇红军”。

 

中央红军长征胜利纪念碑。

 

 

鱼水情深,眺望新中国

 

长征,不仅让吴起这座陕北小镇进入了历史,也在老百姓间留下段段佳话。

 

一天傍晚,徐特立外出查看地形,恰遇一位老太太带孙子过独木桥不慎失足落水。58岁的徐老连鞋袜都没来得及脱,便跳入深秋冰冷刺骨的河水,助祖孙二人脱险。

 

在头道川,有战士烧裂了从村民张宪杰家中借来的缸,便按新缸的价钱赔了两块银元。这口缸,后来被村民亲切地称为“红军锅”。

 

这样由当事人亲历并口口相传的故事,还有很多……

 

军爱民、民拥军。中央红军在吴起县境内前后不过13天,期间,老百姓为红军筹集了粮食9.8万斤,老乡们还为红军赶制棉衣棉鞋,收留伤病员,视红军为亲人。

 

原住吴起县张岔子村的张利,回忆了父亲张德元收养红军小战士的故事。

 

有一天,在劳作返家的路上,张德元遇到一名掉队的小红军。“出水病”和痢疾的双重侵蚀下,小战士已无力行走,昏倒在路边。张德元将他扶回家中养病,认他作义子,起名张明华。次年红军西征来此,张德元拉来家里的毛驴让张明华骑上,含泪送他归队,一送就是三十里。

 

一别30多年过去,1971年,在四川当了干部的张明华托人来寻,终于找到了张德元一家,还多次邀请张德元去四川。

 

毛泽东曾总结:“长征是宣言书,长征是宣传队,长征是播种机。”

 

到达吴起后,在陕北这片黄土遍地、沟壑纵横的土地上,共产党人深深扎下了根,并以此为出发点,最终将红色的燎原之火,带到了全中国。

 

如今的吴起街头,依然高挂着“发扬长征精神”的标语。

 

 


记者手记:前赴后继的意义


 

采访中,王会富提出,要带记者去父亲在山顶的墓看一看。81年前,就在这个山坡,红军居高临下打退了追兵。

 

在山顶隔河相望,胜利山尽收眼底,和煦的阳光洒满陕北大地。正是因为有了红军无畏的牺牲,才谱就了长征这曲不朽史诗,让中国的革命事业从此蒸蒸日上。

 

吴起这片革命热土也不断带来惊喜——全国百强县、“退耕还林”第一县、率先实施15年免费教育……

 

曾经黄土飞扬的贫瘠山坡已被绿树覆盖。山下,县城的主干道,就叫作长征街,街侧的长征广场上,散步的百姓络绎不绝。从一张张黑白和彩色的照片中,我们看到了当年红军们的英姿,也数到了他们的第三代、第四代,甚至第五代,人丁兴旺、继往开来。

 

想来,为子孙后代创造幸福美满的生活,这就是长征、就是革命先辈前赴后继的意义吧。

 

在胜利山上眺望县城景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