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»

台湾的机场该建在哪儿?民进党各诸侯开打“航空资源争夺战”

2019/9/20 17:47:09

台湾的机场该建在哪儿?民进党各诸侯开打“航空资源争夺战”

国际政治中有个词叫“猪肉桶”。典出美国南北战争前,南方种植园主家里有几个大木桶,把要分给奴隶的猪肉一块块腌在里面。后来,人们将议员偏袒自己的选区,把公共资金“呼噜呼噜”拨向那边的做法,称为“猪肉桶”政治。用一个文词儿,叫分肥政治。

 

最近这个“分猪肉”的故事也在台湾上演。

 

暴雨后的桃园机场。

 

导火索是本月初,一场大暴雨把岛内第一大机场桃园国际机场弄瘫了几十个小时。看到此情此景,民进党执政的台中、高雄、桃园三地纷纷向当局进言,希望升级自己的机场。“手心手背都是肉”,于是绿营诸侯开始了一场“航空资源争夺战”。

 

当前,台湾主要机场分为“两大两小”,两大是指北部的桃园机场和南部的高雄小港机场,但两者运量差距不小;两小分别指台北松山机场和中部的台中清泉岗机场。松山机场虽位于台北市区,但由于机场较小,航班还是主要降落在离台北市一小时车程的桃园机场。

 

林文龙。



台中:“别把鸡蛋放同一篮”


 

拔得头筹的是台中市。

 

16日,台湾行政机构拍板,台中清泉岗机场更名为“台中国际机场”,将新建快速滑行道和停机坪,扩大机场的运能。

 

民进党大佬、台中市长林佳龙有自己的一套说辞,已经是庞然大物的桃园机场不再适合建第三条跑道,他以这次桃园机场大暴雨为例,一旦发生灾害,所有航班将停摆。他向当局建议,“别把鸡蛋放同一篮”。不仅如此,林佳龙还替财政拮据的当局算了经济账,如果升级清泉岗机场,可以省下近600亿新台币土地的征收费,“现在核定,五年就盖好了”。

 

除这些上得了台面的理由外,最终让台中市出线的,是林佳龙在民进党中常会上的发声。这让相关议题带到了端午假期蔡英文与“部会首长”进行的“客厅会”上,蔡最终拍板,将清泉岗机场升级案纳入评估。

 

有媒体直言,台中此番能占得先机,与市长林佳龙在今年地区选举中辅选得力有关。在担任台中选战总指挥林佳龙的造势下,蔡英文在台中赢了30多万票,此番也算投桃报李。

 

陈菊。


高雄:“不要只在选前山盟海誓”


 

有人欢喜有人愁,台中市分得了航空资源,让努力了18年的高雄市跌破眼镜。

 

想来也不是高雄不努力,早在桃园机场发大水后第二天,一直替高雄争取资源的民意代表李昆泽,立即向台当局喊话,要求分拨桃园机场航班到高雄机场。这是高雄市政府惯常的做法,民意代表先行喊话,市政府随后跟进行动,彼此呼应。

 

可是这回掉了链子。那段时间,市政府忙着应对市议会的质询,加上市长陈菊端午节假期出访日本熊本,没能及时站上跑道接力,让台中市“偷袭”得手。据说,高雄市政府内部正在此检讨。

 

当然,作为绿营的大票仓,高雄的政治地位也是台中难比拟的,要知道,市长陈菊可是蔡英文竞选团队的主委。因此,民进党当局自然要考虑高雄的诉求,何况最近“菊姐”还不断向蔡英文喊话,“不要选前山盟海誓,选后高雄歹势”。

 

不能再“大意失荆州”了。高雄市政府向当局交通部门提出建议,桃园机场瘫痪导致航班大乱,凸显航班集中在北部的问题,应移拨桃园机场航班给高雄机场,新航线分配应该高雄优先。

 

郑文灿。

 


桃园市长:“不再退让”


 

看着台中与高雄一步一步地瓜分桃园机场的资源,绿营另一位大佬、桃园市长郑文灿看不小去了,他拒绝了两市为桃园机场分忧的“好意”,表示“不再退让,要推进桃园机场扩建”。

 

“会叫的孩子有奶吃”,郑文灿也向台当局喊话,“桃园机场不该自称租界、特区,应该向‘市(空)港合一’的方向发展”。他提出,要结合地方政府资源,强化桃园机场的服务能量。郑市长的言下之意就是,当局不能在桃园地面上建机场,机场的红利收归当局交通部门,让桃园市占不到好处。

 

岛内媒体提出疑问,身处民进党内的不同派系,桃园市长郑文灿会不会因为“天空争夺战”而与其他大佬进行角力?

 

贺陈旦。


台当局:哪位诸侯都不得罪


 

党内三大诸侯各有要求,这可难坏了当局交通部门负责人贺陈旦。琢磨了一个周末,本周一他总算提出了一个谁都不得罪的方案:机场发展应该是“把饼做大”而不是“分食”。交通部门鼓励廉价航空到高雄机场发展,同时也与军方协调台中机场用地与起降容量。

 

这番表态,清楚定调桃园机场目前不受影响,台中机场与高雄机场也各有发展,等于给桃园、台中、高雄三地的“天空争夺战”开了一剂解药。

 

当然,也就是摆摆平而已。

 

有民意代表质疑,现在桃园机场已经过度拥挤,交通部门是否应该发展台中、高雄两地机场,以达到分流效果?贺陈旦回应,目前桃园机场本身和跑道容量仍然足够应对,再考虑市场因素,并不要求桃园机场分流。

 

这句话让桃园市长听得蛮舒服的。

 

来自高雄的民意代表要求当局配合“新南向”政策,把部分桃园机场飞往东南亚的航班移到高雄机场,贺陈旦说,廉航是航空业发展趋势,不仅适合分区域航线,航空的空间需求较少,未来无论在高雄、台中都有机会开拓新线路。

 

这让高雄、台中两位市长看到了希望。

 

还有一点,好处也不能一家占尽。台中市政府得了先机还不满足,希望当局交通部门增加台中机场起降航次与增加班机。这被当局挡了回去,“再协调”。

 

吃了亏的高雄市政府,提出移拨桃园机场部分航班到高雄机场,台湾行政机构负责人林全指示交通部门“参考”高雄市提案。

 

一番折腾下来,看似三位绿营诸侯都满足了,实际上谁都没满足。台湾《联合报》直言,台湾的天空争夺战,才刚刚开始,接下来走着瞧。